紫色姊妹花 第1章

  发信人: 转载
  标 题: 紫色姊妹花
  本篇出至︰野烟秋水网桃园站
  以下剧情、人物纯属虚构,如有擂同,均属巧合,敬请见谅。
  女主角【一】︰翁 艳 秋【年25岁】
  女配角【二】︰王 丽 春【年23岁】
  男主角【一】︰李 禎 勇【年28岁】
  男配角【二】︰唐 兴【年25岁】
  内 容 ︰本剧情是忆一位花花公子年轻时有凭一身奇材学问,且不求事做,整天寻花问柳,恰遇女主角因而产生一段相遇相知浪漫情史的淫荡回忆录。
  李禎勇是一个华籍日裔著名的豪放型歌星及成人级漫画家,家中是独子且富有,他平生唯一嗜好就是渔色。
  每逢遇见美貌女子,必要千方百计弄到手。
  翁艳秋则是一位从小生长在一管教严紧的福有人家中,尚未出阁,但年青人叛逆驱驶下,经常到〝MTV〞店租看黄色影带,在家中也使常自慰,所以对性的幢影很强烈。
  王丽春是一位竇寇年华的外籍女佣,外貌平凡,但性欲能力很强。
  李、翁两家是世交,两小时候亦是青梅竹马,但李家因经商,在禎勇小时候就举家搬到日本,禎勇对绘画由其是漫画更加有天份,只要经他之手三二下的功夫就能画出一张,诗歌方面,他也有相当的兴趣,所以李父从小聘请了一些大师到府教他,因而造就他长大以后在这方面的成就。
  禎勇因年青豪放,对性的需求很强烈,所以他的歌、诗、画都充满著色欲,日本的年青一代把禎勇的成就视为他们的代言人,所以非常受到年青人的支持,且成了他们的偶像。
  有天他看小时候的照片,与一起合照的小女生,令他回忆起当年的青梅竹马玩伴,于是下定决心,要回台湾找她。
  禎勇多方打听下落,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被他找到,那天一早带著礼物,来到翁家,巧的是艳秋家父亦到日本找李父,所家中只艳秋及ㄚ头丽春二人。
  禎勇见了艳秋便拿出小时候的照片自我介绍一番,艳秋因与他已有二十几年没见过面,家父又不在,一下子不敢与他相认,便心中暗只想著考考他,也无关系的。
  她又想到李禎勇是当今日本学生的偶像、情人的,人长得帅歌唱得好文才也出众,她就不相信他是个人称〝才子〞,便从鼻子哼了一声说:「采花贼。看你的胆好大,还敢冒认帅哥自称歌、诗、画皆能,你就拿出那些绝学给我看看。」
  禎勇见她要考他的才学便笑起来说:「姊姊妳也是个佳人呀!我们是天生一对地下的一双,人称〝才子配佳人〞,我还有一手绝学管教妳终生受用呢。」
  便又不住挺动起来。艳秋把他一推皱著眉心说:「如果你真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李禎勇我便嫁给你,否则........」禎勇强著说:「姊姊不用怀疑,我先唱首歌吟首诗给妳听然后再绘一幅画看看便知是真是假了。」
  禎勇不慌不忙的唱首〝性爱的狂欢〞,艳秋听的如痴如醉,脸也有点红,禎勇唱完,停了停又说:「姊姊我替妳那迷人的地方做一首诗吧。」便吟著:
  此 物 真 希 奇
  双 峰 夹 一 溪
  洞 中 泉 滴 滴
  户 外 草 萋 萋
  有 水 鱼 难 养
  无 林 鸟 可 栖
  千 金 非 易 得
  多 少 世 人 迷
  艳秋听了低声骂了一句:「好个下流胚子,狗嘴里真是长不出象牙来。」又轻轻打了他一下。
  艳秋小姐停了一会摧著他说:「你的〝性歌〞及〝淫诗〞我听过了,你的画我倒要看看。」
  便扭著柳腰儿摆粉臀一个劲的要他起来绘画,禎勇无奈祇好起身命随从唐兴给他磨墨铺纸,一面笑盈盈的对著艳秋说道:「姊姊我绘一幅金童玉女图妳看看好吗?」
  艳秋说:「少囉唆!随你画,什么都可以。」禎勇一乐便立刻以他快画的手笔三二下就画好送给她看。」
  艳秋挨著他身边一看祇见那金童玉女画像,金童画得像禎勇他,则玉女画得像她自己一样,一丝不挂一个捏著乳房,一个握著大阳具两眼便瞪那个地方,她坐在怀里媚眼如丝两手拨开阴户正对著粗黑大鸡巴,作势要套进去的样子。艳秋看了粉脸一热,娇声叱著:「你坏死了................」
  禎勇见状乘势把艳秋抱住亲了个嘴儿说:「姊姊把它留下来,就算是我对妳求婚的定情之物。」
  艳秋嘴儿一撇,在他那根铁棍儿上一捏,说著:「这肉筋棒害人。」便咯咯的笑倒床上,禎勇见状跟著过去扑倒她身上,以安禄山之爪之势在艳秋身上游历一番,最后艳秋她阴户儿被禎勇的手指,摸弄的阴唇颤抖不已缝里似人泪滴,两条滑滑的玉腿,摆动力挟的不知安放在何处是好,口定也气喘急迫,而喉头奇乾,叫不出声音来,身体一颤一颤的动,示意著我脱光她的衣服。禎勇于是一件一件的将艳秋衣服脱光,先由鲜丽的洋装上衣退去,只见高誓乳峰,隐隐约约的在性感薄纱丝蕾的内衣内,一身细皮白肉是那样美而高贵,禎勇越看欲念越强,于是接著脱去艳秋的下裙,禎勇看著艳秋腿是这么的匀称,且又穿著极迷你小件透明的丁字裤,里面有一座高凸丰满的阴户............,想到这里,于是禎勇用力撕脱艳秋身上的性感撩人内衣裤,顿时白嫩酥胸,柔软光滑,圆屁股白里透红,中间露出一条细缝,且红里带水,似花赛玉的一丝不挂赤条条的肉体展现在他眼里,禎勇看了色欲大增,便一手握大阳具在穴心上乱磨著得她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摇晃不停。

  艳秋口中浪叫著:「啊!李哥哥............亲爱的............求饶了........饶饶........穴空等著呢........快插进去........不得了了............。」
  禎勇听了便将艳秋八字分开著两条白嫩的大腿,让小穴儘量且张得大大的,就来个饿虎扑羊式,把那根又粗又黑的大阳具朝著她的胀卜卜的阴户一插,艳秋的阴户熬了这些时,淫水早已是泛滥于阴户内,于是应声「唰!」的一声便全根尽没扫穴犁庭了。
  艳秋是未经人道的,这破题儿第一遭,这粗大的鸡巴真是令她痛的吃不消,如今被一根特大号插弄著,直抵穴心,等于中了特奖,真是令她又怕又喜的,怕的是万一狠干起来被干穿?........喜的终于等到这大奖。不久阴户的疼痛全消失了,嗯哼的浪叫著,双目迷成祇有一丝,还半开半掩的,声音唉唉唔唔,美妙非凡,另成一种音韵,甚为动人,禎勇越听色欲越冲动,也就大起大落的,重重的插弄个不休,只听见一连串的渍渍阴水声,卜卜乍乍的响著,越发的增加淫兴不少。
  现在两人的心情不是偷偷摸摸的偷情,也不是委委曲曲的受辱,而是心花怒放两相情愿的需要了。郎既有情妾也有意,于是他她两干起这件风流韵事,也特别的卖劲,使得对方的人儿获得满足了。她的媚眼已经细瞇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肉门呀!一开一合一张一收便紧紧咬著那粗大的铁棍不放了。
  禎勇的心醉了醉得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样的重直达花心,次次是那样的急来回抽插,渐渐地慢慢地精神愈来愈紧张了,那肉柱也越来越坚硬粗大了,浑身的血脉已经沸腾了似,欲火昇到鼎点。两个人的身体快要爆炸了。
  房里祇有喘息和断续呻吟声浪花碰击礁石声,艳秋口中浪叫著:「啊唷....我忍不住了....舒服极....要丢了....快狠狠....干....亲祖宗....快转....猛力磨....丢....要....丢了....再转....快磨....丢了....。」终于禎勇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她一抱,那个大龟头吻住花心一阵跳动,一串热滚滚辣辣的淫精像连珠砲似放的直射深处进了子宫,她好似得了玉液琼浆夹紧了肥饱满的阴户,一点也不让它流到外面去,这样她窒息了,她瘫痪了也满足了,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荡了。双双的进入极乐后,禎勇紧抱著艳秋还不鬆手,鸡巴在穴里跳跳的。
  两人休息了一回又温存一回,禎勇把她的那双玉腿分开一些将那根还硬如铁棒的阳具轻轻抽出,霎时间只见“落英繽纷殷红满席”,正是︰「来时浦口花迎入采罢江头月送归。」他小心地替她擦抹乾净再抱著她两二人梦入黑甜乡了。
  禎勇住在翁家二三天,艳秋小姐每天摧著他快去央媒说亲早了平生素愿,禎勇听说也对。当夜两人情更浓意更重,由初更起插弄到三更男欢女爱,妳迎我送我刺妳挡,二人不知丢了多少次,纔由艳秋小姐把他送出房门再三叮嚀才回房而去。
  第二天一早禎勇想起谢家有个漂亮的中国小姐谢天香,刚要换著便服出去,便觉得肚子有点痛,谁知不到一刻痛得更加厉害,痛的躺在床上哼哼叫叫喊了几声唐兴没见回头,这显然他不在家中,禎勇又痛又急又怒又惊。祇怕著床沿叫骂著︰「狗奴才的唐兴,混帐王八蛋跑到什么地方去死了。唉!唔....唔....」

  他不住呻吟叫骂著,却惊动了艳秋小姐的外籍女劳丽春,她跑进来问他得了什么病呀?禎勇听不懂她说些什么,只痛得浑身发抖额角流汗,双手抱腹的叫痛,丽春看他脸白唇青,那样子像快要见阎王老子了,也被他吓得六神无主连医生都忘记去请了。
  她直著眼看他,心里觉得难过,怎么好好的一下子便生起病来呀?连话都说不清的,这怎么跟小姐交待。她人愈急愈没了主张,爬上床替他乱捏乱揉,这时禎勇痛得已经昏过去了,她索性把他的衣服脱下来一看,什么也没有呀,不红不肿,她伸手在他的肚子上一摸,祇觉得那儿是烫手的,揉著揉著无意中摸到小肚子下,嗨!那地方更加滚热烫手,比肚子还要烫,便用力按摩,她知道这是他致命的病理在这里了。
  然而那些热度没见减少反而增加,奇怪的是禎勇也好像有点好过了?但仍然没有醒过来呀,她的手便不停地在他小肚子上按摩,渐渐被一样东西碰著了,起初是软绵绵的,毫不惊人也许因为她救人心切,没有注意,现在却成了根刚出炉的铁棍,又热又硬炙手生燄,一颗心儿便噗通噗通的跳了脸色红了,手儿发抖了,再看禎勇的脸色也好看多了。祇是轻轻的哼叫著,那还是十分痛苦。她想︰「这样不是治本的办法呀?还是得请个大夫给他看看哩。」
  可是要到那里请大夫呢?要不然用我家乡的土方试试看吧?但是心中想著我若是能把他的病治好,我丽春岂不就他的大恩人,翁小姐应是不敢说,至少这一辈子跟她沾点光是没问题的。
  于是这个淫荡的外劳ㄚ头也做起春梦来了,反手把房间从新关上悄悄的又爬上床去,她已显得更加有把握了,心花也乐开了不由自己的荡笑起来。
  本来禎勇经她的推摩了一阵,已感到有些微好过了,谁知她下去停了这么久痛苦便又加深了,哼叫的声音也大了,昏昏迷迷的不住出冷汗跟刚才没被她推摩时更厉害了。
  于是丽春把禎勇的所有衣服全部脱光了,她好奇怪这未来的姑爷怎有这么好的一身细皮白肉?比起自己来还要嫩还要滑哩!难怪我家小姐这么喜欢,天天要玩上通宵呢?
  丽春用力的在他的肚子推摩,忽而上忽而下的按摩著,但每次抚摸到小肚子下面去时,禎勇的哼叫声便会停下来,待到她的手离开那个地方,立刻便又呻吟起来,现在她已知道怎样去医治他的怪病了,她也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去,而且脱得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了,又把他两条腿并起来让自己坐在上面,一面揉著他小肚子高突的地方那是毛丛丛的怪刺手的,一手握著那并不雄伟而又软绵绵的肉条儿,轻轻地捏套著,套著套著祇觉得那是好热吧了。
  禎勇那玩艺被她握著一捏一套,痛苦呻吟的声音便完全停下来,心胸微微起伏气如游丝的喘息著了。她一见便捏得更紧套得也就加快了,还不时掏著一些淫水抹在上面,让那不死不活的家伙吸收哩。说也奇怪!她身上的骚水比玉琼浆还要灵验,比现代的医生打针还要快,不信你就瞧吧!突的这玩艺便在丽春手里跳了起来,而且跳得好快。丽春没想到这玩艺一下子变得这样快,粗长硬热青筋暴涨嗨!她一隻手已经是握不住了。
  丽春看看春意大动,竟来个俯身下来,又把那樱桃小嘴儿,尽量张开,把那根粗长硬热青筋暴涨的大阳具,慢慢含吮吞入,丽春的口,柔软软的紧紧吮实著大阳具,接著她又将舌尖向著龟头小孔,一舐一舐,使得禎勇好像被一条热气直贯于骨髓与丹田,痲痒痒的实在畅美,他那痛苦的呻吟是越来越小声了。
  这个ㄚ头丽春早就吃过这种肉条了,那唐兴身上的,但没有这根来得伟状雄厚呀!这时她身上的欲火不住地燃烧了,那寸般的肥洞洞呀,里面像捣翻一巢蚂蚁似,有著千千万万的爬行著咬著使她浑身上下在发抖,于是她握著阳具又套了几下,便昂然直立起来,紧撞在她那的妙处,她轻轻唉!一声咬著两张薄薄嘴唇,闭起眼来,两手把那厚厚的肉缝一分,腰肢扭摆著,在没命的摩著,只见摩得丽春淫水直流,白嫩屁股摇晃不停。
  她于是横了心啦,连哼都没哼一声,更把八字大开著分了两条大腿,让自己的红嫩小张得大大的,把两片肥厚阴唇分得更加张开,让它一丝一分的下沉,唉呀!又深了下寸了,这样一根又粗又长又硬且又热的棍棒,每逢进入一点,丽春便哼嗯一声,当这粗黑的大棍棒每插进一寸,浑身立感一麻,这粗大的鸡巴真令她吃不消,终于给她那条肥缝吃个精光,也塞得四周鼓突突的龟头已经吻住花心儿了,怕一不小心干过头干抵子宫,若干穿了....,心中乐著,她才轻轻地换过一口长气,接著便展动身形细腰像蛇一样的摆动著,肥臀摆动得急极极旋风似的转磨著,两片肥肉阴唇也跟著翻呀翻,一股又浓又多的潺潺的向外猛泄,沿著那根肉棒向下流。弄得他那小肚子上湿了一大滩,再一磨擦就像肥皂泡一样,同时也只听见一串串的渍渍阴水声,卜卜乍乍的响著,越发的增加淫荡气芬。

  丽春现只觉得那是一根特大号,等于中了特奖似的人间至宝没有它这世上全有没了人啦,女人家如果有了一次日后若没有它呀那比死还难过哩!塞进里面热硬非常,使整个阴户酸酸痒痒越发难过,越发舒畅,那就是更加叫人吃得死脱。丽春疯狂地套著猛起猛落乱摇乱摆。不下有千百次,真是浪得她香汗淋淋娇喘吁吁。
  噢!这法子真行,「打棍入肉法」比起蒙古大夫高明得多,在中国医学史上又多了一种医疗法。李禎勇被她这一阵推拿吞吐,果然悠悠醒过来,迷迷糊糊里便觉得那儿十分好过,再睁开眼看看自己赤精光溜睡在床上丽春这骚ㄚ头全身赤裸裸的一丝不挂呀。坐在自己小肚子上套著肉柱直起直落的奔驰著,她倒有几分姿色皮肤悠黑亦十分细嫩,但这时看她那份床上做工真蛮认真的,挺著小肚子底下那片肥肉,忽前忽后忽高忽低的摇摆著,两手往脑后一放,把酥胸挺得高高的那两隻肥大高耸乳房便左右上下摇晃的滚来滚去,煞是好看极了,更兼她作出那些迷人的样子媚眼轻拋嘴里低低叫著︰「李公子,亲哥哥,你可乐死妹子了....唰....唰....」
  禎勇对她本无好感,但如今他的病訧在这里,而且还没有痊癒,神智也没有十分清醒,那股兽性便发作出来,于是他两手紧捏著她的肥大乳房猛捏猛揉,狠搓狠握,立时便出现青一片红一片来了。
  嗨!这小子真狠心,全无一点怜香惜玉之意,那玩艺儿更是暴跳如雷,挺得高撞得更深,下下刺进花心去,可是这骚ㄚ头全不在乎,也真贱格,相反的才喜欢这些热辣辣的刺激,燃起那是伟大的「性」之火,支持著她的粗野噁心的动作,如此的光景片刻,无奈的祇见丽春她正骑马蹲式的狼命将自己一个红嫩穴在上下不停的填弄套,一付极浪的形态,真是淫态毕露,如今这似狂风暴雨般的淫乱饥渴,使得丽春的阴户里面淫水有如悬崖飞瀑,春朝怒涨,淫水直流,嘴里浪喊著︰「唔唔....天啊........美死人了....好....亲哥哥....舒服....啊....嗯哼....干死了....小穴被干死了....啊........。」
  禎勇荡声引发兽性,猛把阳具往上顶,大龟头使劲在穴上磨磨转转的。丽春被大龟头在穴壁上磨擦,上顶下勾,一身浪肉混混动著叫道︰「哎呦....痒死了....穴痒....死了....救命的李哥哥....快....别磨....快干....重重的干小穴....要你....重重....干........。」
  「啊....真是美....极了....穴可舒服....上了天啦....唔....嗯....呦....痛快死....了....真....会插....每下都叫我发浪....啊....我爱你....。」
  「啊呦......我忍不住了......舒服极......要丢了....快狠狠......干....亲祖宗....快转..猛力磨....丢....要....丢了......再转....快磨........丢了........。」就这样直待到禎勇的病完全好了。她也泄出了一般浓浓厚厚的白浆把他灌个浑身舒畅魂飞魄散。
  她还赖在他身上不肯下来,抚摸著他细嫩的皮肤,亲热的叫著︰「禎勇哥,我给你治好了病,你应该怎样的报答我,他本想把她推开,忽听她这么一说,便怔了一怔刚才我肚子痛得快要死了,怎么她忽然爬在我身上干起那件事来?
  她淫荡地咯咯笑了几声,一撇嘴儿说︰「只要你不嫌弃我的话,日后需要我的时候尽管吩咐一声就可以,我定全力以付,包你爽快,好不好吗?」
  从此之后禎勇又多了一淫荡作爱的对象。
  ▁▂▃▄▅▆▇█爱落红尘心已死
  持刀抱剑了一生█▇▆▅▄▃▂▁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