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母女

  淫荡母女
  几个月前在网上认识了个网友,网名叫做冷血,网聊真是肯人不浅呀,因为我的网聊使这个叫冷血的男人彻底的改变了我一家的生活
  冷血是女人的克星。因为他年轻英俊,雄健如一头公牛,第一次和他视频就被他那硕大的鸡巴把我深深的吸引住了,而且他还没有结婚!!
  风姿犹存的妈妈,还有靓丽可人的我,都情不自禁的被他骑到了胯下,他的鸡巴使我们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也就是说,我们娘俩拥有同一个男人,一个鸡巴。
  妈妈刚四十出头,丝毫没有因生过孩子而显得苍老,相反,经过男人露滴桃
  花,变得更风情万种,更加成熟性感。这个年纪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赛过金钱豹的
  季节,何况又是一个寡居人。
  冷血是我一个人的网络男人,在我们见面的第一天我就心甘情愿让他采摘了花蜜,因为我爱他的鸡巴爱得发疯。没想到,介绍他到家时,妈妈对他也一见忠情,主动勾引冷血上她的床。
  和我竞争男人的,居然是我亲娘,除了彼此心照不宣,又有什么办法?要知道他每次都把我干的飘飘欲仙,彻彻底底的被他的鸡巴征服,根本就离不开他,也是占有妈妈第二次青春的男人呵!
  发生在每个女人身上的这种事,不必谁点破,尤其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当然
  占尽便宜的永远是男人。
  我们都彼此保持默契,冷血也不那么大胆,每次只要一个人。但终究男人的贪欲无限,他逐渐变得肆无忌惮。在我们不得不允许他当着我们娘俩的面向其中任何一人表示亲近(像摸摸脸蛋儿、碰碰胸脯啦、掐一把屁股、吻一吻樱唇啦、说几句勾情话啦┅┅)之后,他变本加厉,最终我们允许他把我们两个压倒在一张床上轮着操个地覆天翻。
  我们不得不心甘情?,因为他实在是天下少有的男人,强大得我们没有哪一
  个能单独承受他一次又一次永不疲倦地猛烈攻击,即使是经过千锤百练,床第间
  熟识老道的妈妈,也不能满足他的欲望。他把我们娘俩完完全全的变成了他的性奴
  (1)受难的妈妈
  一天冷血把我扯过来∶“小混蛋,我的心肝┅┅”紧紧地就把我抱住,唇递了上来。
  我闭上眼,凑上小嘴迎住他的嘴,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他吻住我鲜嫩樱
  唇,揽着我的手慢慢移到浑圆的屁股上托摸,他舌尖儿顶开我的皓齿,挤进来,
  抵住我小舌,再住里探寻┅┅我抵抗着,无济於事,丝毫挡不住进攻,不得不和
  他缠绕。奶房被压得紧紧地生痛,头晕乎乎的┅┅
  他撩起我睡衣,从下边开缝处把手伸进来,在我光滑的小腹上抚摩着,向
  下、向下┅┅
  “噢┅┅”
  “那是谁在欺负人家闺女?┅┅”一声妙声,伴随着忍不住的笑,是妈妈洗
  完了澡来逗趣。
  我好羞。真的,做冷血的女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娘俩个一起被操也不是一
  次两次了,每回我总有些不好意思。推开冷血,坐直身子,用手扯一扯被弄松的
  睡衣,理一理被弄乱的头发∶“妈┅┅你好坏嘛┅┅”
  冷血正弄得火起,妈妈的惊扰使他恼火。他一下子站起来,盯向妈妈,要向
  妈妈兴师问罪;但看见站在前面不远、穿着乳白浴衣像熟透桃子似的女人那性感
  身段丰腴肉体时,尤其看到那仅被浴衣遮住一半而、另一半完全暴露在外高傲耸
  立的豪乳时,冷血更兴奋了,他下体勃起成一座富士山,有东西把他睡衣支得高
  高的。
  “美人,谁让你这么晚才来,好,今晚就从你,我要品尝你们母女的味道
  ┅┅来,两个小宝贝,给我宽衣┅┅”
  他迫不及待想干了,他一边邪邪地笑着望着妈妈,一边把两臂举起,好让
  我为他宽衣。我和妈妈同时走到冷血面前,我跪下去,解开男人的睡衣
  袍带,然后把睡衣从他身上拿走┅┅
  “噢┅┅”一丝不挂┅┅哇!下边那高高挺起的巨无霸,像一截钢鞭一抖一
  抖地,我不觉低叫出声,不自觉伸出小手攥向男人的家伙┅┅但那东西小孩手
  臂般粗细,九寸多长,我的小手握不过来。
  “好烫┅┅”我一边浪笑一边道,我用手套动着∶“妈妈要受苦了┅┅”
  冷血一把推开我,迫不及待的他赤裸裸雄赳赳奔妈妈走去。我浪浪的娘
  哟,自己已解开浴衣,让它从自己身上滑到地上,她骚骚地摆个姿势,双手挤压
  一对豪乳┅┅也是一丝没挂┅┅阴毛太浓密了,那么鬈曲、油黑,范围那么大,
  一直长到肚脐┅┅
  冷血已走到赤裸女人面前,妈妈还是那骚骚的姿势,眼睛媚浪地浮动着,嘴
  角含春,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男人,除了呼吸有些急促外,其它显得丝毫不
  乱,妈妈毕竟是经过大风浪的人!
  突然,冷血猛的一弓身,一只手拦住妈妈奶白丰腴的大屁股,一只手揽过她
  的背,一下子把妈妈从地上抱了起来,往前一迈步,把妈妈朝床上扔了出去┅┅
  “噢┅┅”我和妈妈都是一声惊叫,随着妈妈被扔到大床上,床弹动起来。
  毕竟是见过阵势的女人,妈妈马上恢复平静,就势仰卧床上,双脚屈曲,脚
  尖撑床,臀部一抬一抬地挺动,以骚得迷人的姿势┅┅
  我妈皮肤雪白,乳房高高耸立,那乳峰更随她的挺动和深深地呼吸而抖着乳
  浪。她周身曲线奔腾起伏,最骚的丰盛茅草地里小丘中间那凹陷的峡谷,此刻已
  完全洞开,急急地想要纳客┅┅而媚媚地盯着冷血的妈妈,嘴里还邪邪地叫道∶
  “来吧,小冤家,来呀,让娘来教训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球┅┅”
  冷血猛一声吼叫,饿虎般扑向妈妈,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准确无误
  地落到肉滚滚的花身裸体上。好一招饿虎扑羊!双手一下子抓住乳峰,身子一下
  子压住了赤裸的肉波,就见男人屁股绷紧,随下扑的力道,大鸡巴头子对正妈妈
  的大淫逼,往前一顶┅┅
  “噗滋┅┅”“啊┅┅”
  一声妙声伴着一声浪叫,骄傲的妈妈屁股一下子着了床,深深地陷了进去,
  她两腿不再屈曲,而是伸直了向空中挺着。
  再看我们的哥哥,一尺来长灼热无比粗硕健挺的大鸡巴,准确无误一截不剩
  地全根插进妈妈的大逼里。妈妈,身经百战战无不胜的骄傲的妈妈,骚洞把冷血的
  东西全根盛下啦!
  “好满┅┅好紧┅┅好胀┅┅啊┅┅啊┅┅”
  “舒服┅┅舒服┅┅好舒服┅┅”
  “噢┅┅噢┅┅噢┅┅唔┅┅”
  妈妈疯狂地高声淫叫,她尝到了妙不可言的味道。
  我们的男人,好像压着妈妈不动,但我们都尝过那滋味,他屁股使劲狠压,
  阴茎在里紧绷着,要把他身下的女人捅漏。冷血低下头,很响地吻了一口,妈
  妈的双手紧搂住他的背,死命地往下拉,她渴望男人压紧胸腹,渴望被压死。
  冷血开始操了,他前后运动着骨盆,速度很慢,大鸡巴一前一后地抽动┅┅
  “丝┅┅”大肉棍子从妈的洞里往出拔,个中高手的妈妈,每个时候都知道
  怎样配合默契,怎样让男人欢心∶只见她双脚抵在床上借以支撑,尖儿离床,以
  使两腿间的部位向上追贴。
  “噗刺┅┅”冷血屁股又往下往前往里一压,挺动他的大鸡巴头子慢慢地一
  节节推进心里,妈妈被干得大屁股又完全落下与床着实。冷血又把鸡巴往外拔
  出,妈妈再迎挺,他再往下压插,妈妈的屁股再着床┅┅
  我们的好男人,他不急不快操得好稳,每一次抽插都大起大落。而
  我的亲妈,她也被勾起了无穷的淫浪,妈妈嫌操得太慢太不过瘾了,所以当冷血往她逼中送棒入洞的时候,就双手兜到冷血屁股上往下使劲搬,以增大冷血下
  操的力量,同时嘴里翻飞地嚷嚷∶“快┅┅快┅┅啊┅┅快干┅┅啊啊┅┅用力
  ┅┅用力┅┅啊┅┅使劲┅┅噢┅┅”妈妈是很会叫床的女人,她浪叫连声。
  冷血适时变换了招式,他屁股抬得很高,以使鸡巴完全从妈的逼里抽出,那
  大鸡巴经过这么一操,更加威武健硕,妈妈把它弄湿了,从那龟头儿往下滴着液
  体。刚尝到甜头的妈妈,被男人抽枪后,感到身体里好空,忙拚命挺身,双臂两
  腿全勾向男人,嘴里急急地呢喃∶“不┅┅好乖乖┅┅别起来┅┅快操┅┅我要
  我要嘛┅┅”
  冷血微笑着,他双手支着床,下体又往上抬了一抬。
  “不,不┅┅我要啊,我要你┅┅操、操、操啊┅┅”
  妈妈下体使劲往上挺起,弓起多高。
  “哈哈┅┅”冷血一声骄傲地大笑,他猛地又把屁股抬高了一截,然后快猛
  凶悍地朝妈妈冲下来。
  “噗哧┅┅滋┅┅”
  “啊!┅┅”妈妈一声痛快淋漓的大叫,大枪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再一次

  挑开她的城门┅┅男人拧枪发狠,一枪见底,直捣花心!妈妈的肥逼又一次落实
  了。
  冷血全身覆压在妈妈身上,整个地挤紧了她,操得密不透风,他们的胸腹间
  连根针都塞不进去。妈妈四肢向空中又一次伸起,她体会着男人的剧烈冲击,紧
  紧地像一条发情的美人鱼缠上了冷血,热情地递上嘴唇,被吻住的嘴不时地发出
  “唔唔”的浪哼。
  大鸡巴操在妈妈大逼心里,紧紧地┅┅他绷紧有力的大屁
  股还一挺挺地把鸡巴使劲往妈妈逼里操着,插着,干着,顶着┅┅
  过了一会,冷血晃动骨盆,屁股一圈圈扭动,大鸡巴在逼里做起了旋转
  运动。我已经尝过这种味儿,那阴茎左右撞击阴壁,噢,好刺激!┅┅转了
  几下,男人把鸡巴往出拔一截,然后用力插进,等插紧后再挺两下屁股┅┅玩一
  会儿,他不插也不抽,大鸡巴在骚逼玉洞里绷得紧紧地,一撅一撅地挑动着,直
  接刺激着妈妈的阴蒂。
  “啊┅┅啊┅┅噢┅┅好美┅┅噢┅┅美死我啦┅┅”真是太刺激了,妈妈
  两腿不停地蹬着踢着,时而屈曲时而伸平,时面大分,时面夹紧┅┅
  冷血双手支住妈妈两肋旁边的床,屁股往前往里,鸡巴在妈妈的大逼里一截
  截地涌动,“刺┅┅丝┅┅丝┅┅刺┅┅”,就这么前后顾涌着,速度在
  加快,不断地加快┅┅
  “啊┅┅啊┅┅”妈妈随着操动的频率抑扬顿挫地淫叫,一声高似一声,一
  声紧似一声!
  冷血操着操着,又拧枪发狠,他屁股大展雄风,嘴里“嘿嘿”地低喝,
  大鸡巴朝大里猛插狠抽,阴茎激烈地摩擦着阴道┅┅
  “啊┅┅啊┅┅啊啊┅┅好人┅┅操死我啦┅┅啊┅┅”妈妈乱叫着,浪语
  着。
  冷血操到兴处,双肘支床,双手攀上妈妈的奶子,揉搓、掐捏、挤压;脚做
  动力,身体前后耸涌着,和妈妈一起荡着肉浪。
  “噢┅┅啊┅┅妈┅┅妈┅┅我的妈呀┅┅你操死我啦┅┅噢┅┅”妈兴奋
  呐,我那被男人千骑万干的亲娘,被冷血操得直叫妈。
  “啊┅┅操死我啦┅┅啊啊┅┅美死我啦┅┅啊┅┅”
  床上的一对男女,激情似火,而旁边的我可就惨了。我早已把自己扒
  光等操,此刻我却只能自己抚摸,但那有什么用!
  “冷血,好男人,快,快!别光操一个人,来,来呀,来操我,操我,快,
  来操我呀,这里还有个女人,我更加年轻漂亮┅┅快来,快,来┅┅操┅┅
  我┅┅!”
  我心里焦急地呐喊,同时禁不住扑向大床,挨向大床上茹毛饮血
  战斗着的人。
  我的头就枕在妈妈屁股边上,这样我能近距离清
  清楚楚地看到冷血操我妈逼的每一个细节和动作;而我的下面就放在妈妈头下面,
  即使冷血和妈妈深吻,也不能对我的花身禁地视而不见,我要让男人看到,
  他不能光让妈妈过瘾,还有小贱逼也在渴望。
  冷血在妈妈身上屁股起落得越来越快,操的幅度越来越小,鸡巴抽动的频率
  却越来越快,“噗滋┅┅噗滋┅┅噗滋┅┅”随着往进一操,妈妈洞口的一圈肉
  就往里深陷;随着再往出一拔,那一圈肉又翻套出来,随之就有潺潺的溪水从鸡
  巴四周的缝隙溢溅出来,把妈妈浓密的黑森林弄得湿乎乎一片。
  我可怜的妈妈,她下面的茅草全贴在了凸起的阜头上,还有一条条溪水流
  过她丰腴的肥臀和肉嘟嘟的大腿,流到床上把床单湿了一大片。
  “刺┅┅刺┅┅刺┅┅”冷血干得更加猛烈,大概全身力量都集中於那一根
  肉棍上了,他抽动得快速无比,像一个上下翻飞的飞梭,每干一下都弄得水花四
  溅。
  “啊┅┅啊┅┅啊┅┅啊┅┅”妈妈浪叫不止,光赤赤的身子全面向冷血贴紧,肥臀快速挺动,腰肢扭得像一条柔软的蛇。
  冷血操得虎虎生风,我的刺激显然有效了,我的女儿禁地全都暴露在他
  眼皮底下,我双腿迭着,羞羞地扭动,骚骚地卖弄。冷血当然知道我渴望的程度,所以他快马加鞭,想快点儿把妈妈摆平,然后好干我。
  妈妈已大泄了几次,冷血越操越猛,她的浪叫声也就更急更烈了,“啊┅┅
  啊┅┅哦┅┅噢┅┅哎哟┅┅”
  她屁股离床拚命地挺送上来,嘴里还大叫着∶“用力,再用力┅┅用力┅┅
  啊┅┅噢┅┅”
  妈妈大口喘着粗气,双手又紧搂住身上冷血健硕的胴体,她在做最后挣扎。
  冷血拧枪来更狠的了,他不再俯在花身上短距离、高频度抽插,双手也不再玩弄
  妈妈的豪乳,而是从妈妈身上支起身,双手撑着床,膝盖跪在妈的两腿间干了起
  来。
  冷血这一变换,妈妈马上便做出准确的迎接姿势,只见她两腿屈曲向两边大
  张,头和背与床着实,不再挺动,从腰往下的部位用力上举,不住地耸动,快速
  地起落,和应着男人的抽插,再一次和男人配合得真是天衣无缝。
  冷血向前俯冲着,扣紧妈妈丰满肥实白嫩的大屁股蛋子,大腿根下的大鸡巴
  狠抽狠送,像一支巨型的活塞,“噗滋┅┅噗滋┅┅”每一下都又狠又准实实在
  在地塞满妈妈的阴洞大逼。
  “哇┅┅”这下妈妈可过瘾了,冷血每操一次,巨物都像一枚重磅炸弹轰在
  她身体里,又猛烈又刺激。
  我跪在冷血后面,双手摁上他的屁股。
  冷血操进妈妈的时候,我用力推男人的屁股,增大男人插入
  时的力道以使他操进┅┅
  我男人操我的妈妈,男人操进拔出、拔出干进都不用费力,却
  把妈妈操得更狠、抽得更烈了。
  ??“噢┅┅你个小冤家┅┅竟┅┅竟┅┅竟帮别人来害┅┅亲妈┅┅你
  ┅┅你真┅┅真可恶┅┅”
  妈,我是为你好,我是让哥哥操得更卖力些┅┅”
  “你┅┅小骚蹄子┅┅我┅┅噢┅┅噢┅┅操死我啦┅┅”
  疯狂的性交已使我们娘俩都不顾羞耻了,当然,最舒服的还是冷血,他操
  得舒服,我们的助战又使他毫不费力气,两头都是他美。
  “啊┅┅啊┅┅啊┅┅”妈妈已顾不上和我斗嘴了,她一连串不迭声地浪
  叫后,又被冷血操出一个高氵朝。
  男人也很兴奋,他并不满足我的帮助,主动出击,我则成了辅
  助。显然男人胯下又加大了力度,再有我加给他的推力和拉力,这下妈妈
  可被操惨了,每被男人干一次,她的逼都是实实在在地让男人塞得满满满满的。
  鸡巴把她塞紧插牢,“刺刺刺”大鸡巴杆杆见底,“噗噗噗”冷血操操生风。
  “啊┅┅啊┅┅饶命啊┅┅啊┅┅操死我了┅┅大鸡巴哥哥┅┅饶┅┅饶了
  小妹吧┅┅啊┅┅舒服┅┅啊┅┅舒服死我了┅┅啊┅┅”
  好家伙,妈妈浪叫连声,有些歇斯底里,难怪连她这么久经沙场的床上悍将
  都不能自持,哪个女人还能受得了这像蛮牛般的猛烈冲撞。妈妈的血液在燃烧,
  心在飞升,她在腾云驾雾,在欲仙欲死。在男人这一阵狂操下,妈妈高氵朝接着高
  潮,兴奋连着兴奋,她已招架不住了。
  男人依然不肯罢手,操得越来越勇,终於在第七个高氵朝过后,把妈妈彻底操
  瘫了。妈妈服贴了,投降了,她双手紧紧扳过男人的腰背往自己身上贴,她
  的双脚也紧箍住男人的屁股。她不再扭了,她不再浪了,她在迫使驰骋於自己辽
  阔草原上乱闯乱撞的野马停下来,她的眼里全是乞求,她的嘴里全是告饶∶“哥
  ┅┅好哥哥┅┅啊┅┅不要了┅┅噢┅┅我的爸爸┅┅亲爸爸┅┅噢┅┅我的爷
  呀┅┅啊┅┅我的小祖宗┅┅啊┅┅饶命┅┅噢┅┅操死我啦┅┅啊┅┅操死我
  了┅┅啊啊啊┅┅啊┅┅”
  妈妈有些神智不清,她乱叫一气,她都不知该叫我们的情哥哥什么合适了,
  她竟被操得叫起了爸爸叫起了爷,但那我成什么了嘛?岂不成了男人的女
  儿孙女!当爷爷爸爸的操自己的女儿孙女那成了什么?我的傻妈妈,她真被男人
  操糊涂了。
  但又一想还是不对呀,这个男人可是操妈妈的男人呀,而只有爸爸才有权力
  操妈妈的呀!而这个男人又把我也操过,那不还是爸爸操女儿吗?
  唉,想它干什么。冷血是男人嘛,而妈妈和我不都是女人?男人哪有
  不操女人的,而女人又怎么能不让男人操呢?都是女人,又管她什么妈妈女
  儿呢?女人就是得男人操的!
  男人依然在妈妈身上操得起劲,他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於,当男人又
  拧足力“卜刺┅┅”捅进妈妈身子的时候,妈妈一声大叫,眼皮一翻,全身一阵
  颤,四肢软软地伸开,平展到床上了,她又被操出了一个高氵朝。但这连番的高氵朝

  一浪高过一浪,妈妈被冲昏了,她太乏了、太累了,这一个接一个的高氵朝把她融
  化了┅┅
  冷血看到死猪一般的妈妈偷偷的把大鸡巴对准妈妈的屁眼,慢慢的插了进去,妈妈痛苦地叫了起来,不过他才不管呢,插到底以后,他就慢慢的加快了速度。
  “啊……啊……屁眼要裂了……不行了……啊……啊……妈妈要……啊……要拉出来了……啊……啊……”
  他听了,觉得兴奋的要死,也大声叫道:“拉出来什么了,!”
  “啊……啊……屎巴巴……啊……屎巴巴要拉出来了……啊……啊……”
  “不准拉出来,听到没有,要不让你全吃掉!”
  我在床上看到冷血的大鸡巴在我妈的屁眼里进进出出,知道妈妈一定很疼,但看妈妈的表情就知道是痛并快乐着,我和妈妈都不止一次的被冷血操过屁眼了。我和冷血早就知道妈妈最喜欢被人干她的臭屁眼了我的逼逼已经泛滥控制不了了,就做到了妈妈的前面把我妈的头按在了我的骚逼上,我妈在承受着后门别棍的同时有被我按在骚逼上灌了一肚子淫水,在妈妈咕噜咕噜咽了几口后就给我妈妈的舔起了逼
  冷血大约干了一百多下,冷血猛的把鸡巴抽出来,妈妈“噗噗”的放气臭屁来,然后从里面流出了淡黄色的液体。我又赶忙爬在妈妈的屁股上帮妈妈舔屁眼来缓解妈妈的疼痛,虽然那些液体流到了我的嘴
  给妈妈舔完后又把冷血的大鸡巴嗦进了嘴里,帮他把妈妈屁眼里的污垢从鸡巴上清理到我的肚子里
  冷血看我舔干净了,又把大鸡巴插进了妈妈的屁眼里,而且是一查到底,马上就大力的干着妈妈的屁眼,鸡巴的每一次进出都把屁眼里面的红肉操的翻出来,妈妈的声音已经从哀嚎转变成呻吟,冷血看妈妈又来了感觉就爬到了妈妈的背上,把鸡巴插进妈妈的肛门里,一边大力操一边说:“骚货,说,你是不是骚货,快说,你是什么?”
  妈妈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说:“我……啊……啊……我是骚货……啊……使劲操……啊……嗯……把骚货的屁眼操烂……啊……啊……”
  冷血听的血脉膨胀,就一面把鸡巴抽出来,把两根手指塞进去,把脏脏的肠液扣出来,手指放到妈妈的嘴边说:“骚货,想不想吃我的手指了?”
  妈妈乱扭着屁股,几乎是哭喊着说:“你快操我嘛!你操我,我就吃!”
  于是,冷血把鸡巴继续插进已经被他操的圆圆的屁眼里。屁眼里非常温暖,也非常滑,每一次的进出都激发出他的兽性,我妈也就立即唆了起来我的手指来。又干了一百多下冷血终於在妈妈身上停了下来,因为妈妈成了一堆肉,冷血已经没有操的豪情。这个女人已被他彻底操跨了,压在他身下的女人已被他操得完全服贴、老实
  了,他要换人,还有个女人在等着他,急切迫切地渴望他┅┅
  冷血的鸡巴还在妈妈屁眼里搁着,他慢慢地把它推到底,然后又猛一挺屁股,
  “哼┅┅”男人不满地一声哼,把大鸡巴又往妈的屁眼里插了一插,塞得密不透
  风,而妈则“嗯”了一声,她的身子随之一颤,醒了过来。但她彻底熊下去了,
  她没有意识的趴在床上,就那么闭着眼睛不睁开,她让男人玩瘫了,塞饱了,
  干丢魂了。
  冷血正操得意犹未尽,他还骑在妈妈身上不起来,他的下边鸡巴插着妈不肯
  拔出来,上边双手又抓住妈妈已软瘫下来的乳房。妈
  妈只有睁开眼,她乞求地看着冷血∶“哥┅┅”
  冷血总对妈妈恋恋不舍,尽管她已被操得要死了,不能再挨操了,冷血还是
  不肯罢休的样子,因为妈妈全身洋溢着成熟,她床上功夫好棒,所以让男人操着
  很劲。
  “真不经事,这么快就耍赖,那怎么行!快,再让哥操┅┅”
  “别┅┅噢,天呐!小冤家,还嫌时间短┅┅快操死人家了,还不知足┅┅
  你知不知道,你那东西有别的男人三个那么粗、两个那么长,人家被你操
  扁了┅┅”
  说着,妈妈就伸手到冷血和自己操接在一起的地方,强行把手插进去,而冷血可怜妈妈,就把他的东西往出拔了一截,就那么湿淋淋地让妈妈握在手中。
  “噢,冤家,你这家伙莫非是钢铸的?操这么长时间不见一点瘫软不算,反
  面越来越粗、越来越长、越来越热┅┅你┅┅你可真是天下女人的克星呀┅┅快
  ┅┅快拔出去┅┅饶了娘呀┅┅娘老了┅┅不禁操了┅┅”妈在哀求。
  “嗯┅┅”男人不满意了,他屁股又一用力,“卜滋┅┅”他一下挣脱了妈
  妈的攥握,又操我妈屁眼到底。
  “啊唷┅┅怎么还这么有力呀┅┅我的小冤家┅┅噢┅┅”
  “哼,我的娘,真不懂礼貌,儿子如此喜欢娘,才把娘排在头位,卖力让你
  吃得饱饱的┅┅本来娘让儿子操了,儿子应饶了你┅┅这么风骚诱人的娘,儿子
  还没有操够,你总该说点好听的安慰安慰儿子吧,可你还那么卖弄当娘的架子,
  嗯,真该杀哩┅┅嘿┅┅”冷血又往紧了把妈的屁眼狠劲插一插,朝妈坏坏地笑。
  冷血操了这半天,有些累了,他毕竟不是铁人。他的鸡巴虽然一点不见弱,
  但他得休息一会儿,他在藉和妈妈逗趣的当儿休整自己。而我都清楚,经
  过这短暂地休息,将是更猛烈的爆发,我会很惨。
  “你┅┅你可真坏┅┅小冤家┅┅”妈的脸有些红,刚才疯的时候,管男人
  连爷都叫过哩,但那是正疯的时候,神智都不清了,而此刻是比较清醒的时候,
  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她怎么开口。
  “好冷血,你就饶了妈妈吧!看你把我妈妈干成这样,还不满足,真
  贪┅┅”我嗔嗔地替娘解围。
  “小骚蹄子,还有不满的意思,哼,一会儿就叫你死┅┅”
  “噢,我真是自讨苦吃┅┅”我一撑嘴,再不敢说话了。
  冷血又盯在压在身下女人的脸上,下边又耸了两耸,硬梆梆的硕大鸡巴又在
  妈妈屁眼里滑了两滑。
  “噢!┅┅妈呀┅┅”妈妈再也禁不住操了,她忙陪着笑脸,嘴角含春、媚
  目含情,甜声柔柔、娇娇骚骚地对男人说∶“我错了┅┅好男人,我最伟大的男人,饶了我吧┅┅”
  妈在搪塞,谁知冷血分毫不让∶“不行,我不满意┅┅”冷血故意撅起嘴,
  鸡巴在她的逼里一拧。
  “噢,是是┅┅小冤家┅┅噢!不,我的小哥哥┅┅”
  冷血又摇头,鸡巴一抽插,又要发威。
  “噢!不,是大哥哥┅┅我的好哥哥,大哥哥,你就饶了小妹吧┅┅”
  男人依然摇头,他屁股一起一落,又做出了操的动作。
  “我┅┅我的┅┅我的大鸡巴哥哥┅┅你饶了小妹吧┅┅”
  冷血仍在盯着妈妈笑,没有下去的意思,大鸡巴头子还是那么戳在屁眼儿
  里,抵得紧紧的。妈妈可以舒一口气了,因为冷血不再抽插,只是顶着,虽然撑
  得胀胀的,但经冷血这一通干,屁眼里都麻木了,所以感觉不大。
  “嗯,我的哥,听话嘛,别只操人家一个人嘛,你冷落了那个小骚货了!”
  妈妈在提醒男人,她朝我说道∶“小骚蹄子,快过来,把你的骚浪
  都使出来,让你的情哥哥┅┅”
  “嗯,难道就只是她的┅┅”男人提出诘问。
  “啊!不,也是我的┅┅”妈妈低声地说。
  “那该怎么说?”男人穷追不舍。
  “嗯,是让咱们的情哥哥大展雄风,操个够┅┅”妈妈声音低低的,羞嗒嗒
  地。
  “唉┅┅”我也是羞嗒嗒、但更是骚浪浪地应着。
  这一声娇应一定又勾起冷血内心深处的渴望,他抬起头,火辣辣地眼神盯着
  我。
  冷血从妈妈身上支起来,眼神转向我,马上他眼睛里就充满了灼热,
  因为我的姿势实在太骚了。只见我这骚蹄子,面朝男人跪着、腿往两边大
  分着、身子尽量地后仰
  我这个大暴露的姿势,把我那被阴沟里流出的水淹湿的茅草丛林地显现无
  遗。别看我细皮嫩肉、肌香肤秀,水灵灵
  的玉体给人一种纯洁无瑕的感觉,犹如天仙美女不容进犯;但当我脱得溜光了,
  看清我的下体后就没有哪一个男人不兴奋、不被勾动春心、不渴望玩儿了我,把
  我操扁干死,那全是因为我那绝伦的阴毛。
  我的阴毛又长又粗又密,生长范围特别广,不仅长满阴槽四周的小丘,还遍
  布大腿内侧,直至肚脐附近,那黑丝丝青菲菲的茅草地哟,弯屈卷曲茂盛浓密。
  但此时,我那地方已失去了往日的蓬蓬勃勃、郁郁葱葱,那儿被洞穴里流出的
  水弄得狼狈不堪,那密集地带犹如河边生长的一撮撮的水草,被水弄湿了粘在一
  起,东一丛、西一簇;南一块、北一搂,贴在我凸起的阜头上。

  “唔┅┅”冷血一声大叫,他屁股一抬,“丝┅┅”大鸡巴从妈妈的老屁眼里
  抽了出来,水淋淋、湿漉漉,如刚沐浴过的和尚,那龟头光光亮亮,水渍津津。
  “吁┅┅”在下面的妈妈终於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终於解放了,瘫软的趴在了床上,冷血终於有兴致想操别人了。
  (2)被操的小妖
  冷血跨腿从妈妈身上下来了,他直接面向我的正面,他要拿我开刀了!
  我看看了我妈马上就起来帮瘫软娘翻身。挨完操了,就
  把正位让出来吧,别人还得接火上呢!娘被操得如一瘫烂泥,她随弯就弯地挪到
  旁边,就那么瘫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我又迅速的恢复了原来的姿态
  我们的大鸡巴哥哥上来就把大鸡巴一通到底的查进了我的逼里,"哦……”我满足的叫了一声
  情哥哥跪在我前面,手按着床面,支持成人俯伏的上身,就那么若即若离地和
  我短兵相接,贴在一起。可怜的我憋得难受了,在男人大鸡巴插入桃源洞的
  一瞬,就已高氵朝迭起。
  “啊┅┅啊┅┅啊┅┅”我嘴里翻天般愉快地浪叫,身子浪骚地扭摆,腰身
  像黄河的九曲十八弯,胸前一双满盛春情的奶子,飞快放浪地晃荡不止。
  大鸡巴像一条蟒蛇,沿着用肉做成的洞穴一口气直入洞底,再慢慢地爬出,
  就那么抽插不止。
  我直挺身子,双手搂着冷血的脖子,前胸色色地往上耸,嘴里“冷血,情
  哥哥,好老公,我的主人┅┅┅┅”地浪叫不停。蜂腰一刻不停地
  乱扭着,以使粗壮健猛的大鸡巴在小骚逼心儿里产生更大的快感,以使我全心地
  体会那来自内心深处的呐喊!
  公牛般的冷血,雄健有力的屁股一前一后地起伏着,操的幅度虽不大,
  但却生风,力度非常!
  “噗刺┅┅噗刺┅┅噗滋┅┅”冷血的鸡巴在我的逼里做着活塞运动。
  每次交锋,冷血都不是把鸡巴拔出太多,以使交锋的场面不致於太过激烈难
  忍,相反,这时的战斗,里面充满了柔情,正是每一个女人都最最高兴、最最享
  受的!所以对每一次操干对于浪浪的我而言,都不谛於是在我心内点燃一把火,
  那每一下操干,既解了我逼心里的搔痒,随之引出我内心深处更大的骚浪。
  从我的动作就能看出我的心情,我的小手从冷血的背往下游移直至屁股,就再也不?离开那里了,像妈妈刚才初被干一样,媚
  浪的我也嫌男人操得不狠烈,我手指掐陷进冷血肉里,以使冷血能深深,狠
  狠地插,猛猛地干,狂狂地捅!
  “啊┅┅啊┅┅用力┅┅用力┅┅”我言吐心声。
  可大鸡巴哥哥依然不急不火。是啊,为什么急,已经搞定一个了,大鸡巴依
  然威猛无比,把我们娘俩这浪女人都搞完、操扁、插松、干死,那只不过是早晚的
  事儿!
  冷血腰部幅度加大了,屁股往后往下抽得慢,往上往前插得也慢。
  “刺┅┅刺┅┅滋┅┅”
  我也不再乱扭一气,我双手兜着冷血屁股,美丽的乳胸紧贴他,白嫩嫩
  胖嘟嘟的玉臂勾挂着他的脖子,准却无间地配合着的男人的每一次进攻。
  那是多么优秀的配合!两条肉虫,一个往后抽枪,一个就向后移靶;一个深入
  插逼心,一个就挺穴接招,你来我往,一来二去,“刺刺刺、噗噗噗┅┅”妙声
  不断,真是天衣无缝,有条有理,不燥不慢,丝丝入扣!
  女人啊女人,真是弱者,被男人操过一次,即使不喜欢,也得乖乖的让人家
  干、任人家操!我的骚娘,在自己不喜欢的男人面前都任干任插,所以在自己
  喜欢的男人面前,她更是毫无介蒂,全身心地开放了。我面对的更是我心灵里的主人,怎么会不让他玩个够操个够
  男人操,女人就套,那么生动有力。男人退,女
  人也退,那正是男女双方调整体姿,储蓄力量的过程。男人挺进,女人奉迎,男
  人坚挺粗硬的大鸡巴操正我们女人双腿间小腹下黑漆漆、青菲菲的茂盛森林中的
  凹陷深谷洞口,我们的哥哥玩他的女人已到了佳境!
  “嗯┅┅嗯┅┅”我发自内心的呻吟,表现出我极大的满足和幸福。
  “好┅┅真好┅┅噢┅┅啊┅┅好舒服┅┅”
  骚淫的我双手勾着中意的男人,花身被操得浪扭着,头往下耷拉着,嘴张
  着,不停地媚叫、浪哼。
  我是舒坦了,但我们的男人,刚刚操了一轮后,已显得有些累了。是啊,
  刚征服一座储了十足情、憋了万分爱的火山,连稍为休息一下都没有,就紧接着
  要驯服一匹激情四溢的母马,他能不累吗?
  我看了看我心爱的主人,知道他也已经累了,"好爹爹,你休息会吧,你的小骚货也喘口气,一会小贱货在服饰你"
  冷血做在了椅子上笑了一下,"好吧,你去看看你妈,逼别肿了,呵呵,老子休息一会,一会操你的小屁眼"
  我没有理会他说要操我的屁眼,因为他都操过几次了,虽然很痛,但为了我的好男人舒服,我也不在乎了,我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的边上,幸好我家的床大,没有被我和冷血给震下床来。我趴在妈妈的两腿间看了看妈妈的大骚逼,水滋滋的小阴唇有点红肿,浓浓的排泄物顺着小缝流到了屁沟里,我赶忙伸出舌头帮妈妈做起了逼养护,又把妈妈的大腿抬起,把妈妈屁眼上的赃物清理进了嘴里。
  回头看看冷血,他看我看他后就指着鸡巴叫我过去,我把我心爱的大鸡巴放到了嘴里慢慢的做着吞吐运动来帮主人来缓解因为血脉膨胀时间过长而形成的胀痛,裹了一会后,我站了起来来看着有点乏力的我的亲爹爹,不忍心在让他运动了,就自己把鸡巴对着屁眼慢慢的做了下去,虽然屁眼被操过几次了,但刚进去的时候还是很痛,我的主人看这我的举动似乎也明白了我的心思,眯起眼任由我自己弄,舒服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着我的服务
  我一下一下生涩的把大鸡巴作进去吐出来,慢慢的不怎么痛了,就加快了速度,双手抱着主人的肩膀,次次到底的做下去,我做了一百多下后,冷血突然把我的屁股抱住,用上了很大的力往下按在抬起,这时我知道我的亲爹爹已经要爆发了,狠命的抱着亲爹爹的头配合着亲爹爹的抽插,冷血猛力的操干我的屁眼子一分钟左右,发出了一声长啸“嗷……”
  在亲爹爹把我的弟弟妹妹们送进我的直肠的时候我也达到了高氵朝,我们一直保持着姿势让最后的激情彻底的释放
  我慢慢的从亲爹爹的身上下来,瘫软的躺在了床上,这时候我妈也醒了过来,说道:“小冤家,今天爽了吗,你看你把我们娘俩操的逼水四溅,屁眼开花,我的小祖宗高兴了吧”
  冷血看着我妈有点精神就来斗嘴说道:‘高兴,高兴,来过来先给小祖宗清理清理,小妖是起不来了,就得你来了”
  我那老骚妈浪浪说道:“好好好,我的小祖宗”说完就过来把冷血的鸡巴放到了嘴里细心的清理了起来,鸡巴清理完又把冷血身上的汗渍都舔了一遍,舔完了前面又让冷血站起来把冷血得后背,屁股上的汗渍都清理了,最后让我的亲爹爹把屁股撅起来,用舌头把冷血的屁眼涮了几遍,因为人出力流汗的时候屁眼总是最多汗的地方,清洗了屁眼人身的乏力就会减半了,我妈活了大半辈子了当然知道这个道理,细心的舔完屁眼后,就去给我们做饭去了。
  冷血心想,老逼就是老逼呀,操了你那么久,居然一个小时就没事情了,看来下次还要出点力
  我们一家因为冷血的到来而过上了世界上最性福的生活,因为冷血玩的花样太多了,有的时候叫我和我妈出去的时候穿短裙不穿内裤,他想操的时候不管在哪里按着就操,又得时候叫我和我妈互相的舔逼,看我们实在受不了了,在上来操我们,还有一次他在外面租了一只大黄狗,非要让我和我妈让狗操,他要看看真人版的兽交,我和我妈拧不过他,只好都让狗操了一次,但和他说好了就一次,就是就一次那条大黄狗也把我们娘俩操惨了,我躺了一整天才起来床,我妈躺了半天,后来才知道那条大黄狗是专业配种用的。
  最可恨的一次就是他把他的什么《乱聊群》的朋友都叫来了,管理“夜晚”亲自带着“我是萨德”“色魔亲爹”“日不落”“男爵”“手指”“弄死个骚比”等好几十人把我们娘俩操了两天两夜,他们走后,我和我妈居然昏睡了两天,我们醒来后感觉下身的疼痛,才看见都两天两夜了我和我妈的逼和屁眼都还开着有三公分直径的洞,但我和我妈是没什么怨言的,因为我们根本就离不开冷血的超级战斗力的大鸡巴了
  《完》
  先声明,冷血你要是看到后别把你乐的直接上了火星,哈哈哈哈,好久好久都没写色情小说了,请大家多指点
  黑色小妖作品2009、08、15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